我的位置: 香港 淘寶集運倉 > 健康 > 正文

基層艾防醫生張貴: 曾一天輾轉14村 只為病人吃上藥


  走訪單、筆記本……收拾好東西,清晨,張貴坐上向村裏駛去的車,他的揹包裏,裝着與一般醫生差不多的“裝備”,但他所負責的病人,有時在家,有時在地裏,有時在山上,通常需要溝通好幾次電話,張貴才能到達目的地。


  張貴是威寧縣爐山鎮衞生院一名基層醫生,同時負責當地的艾滋病病例管理。病例管理這項工作至今已開展了4年。



  爐山鎮距離縣城有25公里,是個面積較大的鄉鎮,全鎮共有23個行政村,129個村民組。由於鄉鎮面積大,人口多,作為農村基層醫生,再加上還要管理本鄉的艾滋病患者,張貴的大部分工作時間,都在“行”中。回訪艾滋病患者,給其它羣眾建立健康檔案,慢病管理,健康知識宣講,鄉鎮基層醫生不能只守在衞生院等患者上門,走鄉進寨,爬山涉水,那是常態。


  讓張貴感受最深的就是艾滋病病例管理工作。艾滋病不同於其他疾病,感染者是不願意其他人知道自己的感染狀況的。而且國家也有要求,要醫生替他們保密。所以,他就應感染者的要求,用走鄉進寨的機會給他們送藥。


  從事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這幾年,張貴克服了工作中的種種困難,包括掌握艾滋病防治技能,開展艾滋病健康教育,流行病學調查以及諮詢工作等。曾有人問他累嗎?張貴説,“不累,能讓病人按時吃上藥,我就不覺得累。”在他眼裏,自己從事的只是平凡的崗位工作,自己做的事只是無愧一名醫務工作者的初心和使命。


  “不累,那,難嗎?基層艾滋病防治工作難嗎?”面對記者的問題,張貴沉默了。隨後,他講述了一個故事。


  田某(化名)是爐山鎮一名感染艾滋病毒十幾年的老患者。由於張貴醫生接手該項工作前,他只服用了一個療程的艾滋病抗病毒治療藥物,然後就和同樣感染艾滋病毒的妻子出去打工了。田某夫妻經常換打工地,追蹤的工作讓張貴犯了難。


  “我第一次給他打電話時,他態度非常不好,一直質問我是如何知道病情的,他擔心自己的信息被泄露,影響家人的生活。”張貴説,儘管自己已經解釋清楚,田某的態度依舊沒有緩和,只是讓自己不要多管閒事,痛罵醫生一通後,田某掛斷了電話。


  被劈頭蓋臉問候了祖宗八代的張貴難過了許久,但這是使命,也是職責。為了給患者一個消氣的時間,張貴時隔一個月再次聯繫田某。“我不敢給他打電話,只能一直髮短信,主要告知他一些艾滋病相關知識和不治療的嚴重後果。每次內容還不能太多,要給他思考的餘地。”張貴笑着説,自己也不知道信息到底讀沒讀,有時候總覺得患者已經把自己拉黑了,時不時閃個電話馬上掛斷,主要是看看能不能接通。


  短信聯絡的日子持續了兩個月,一天,田某突然通過了張貴的微信添加好友申請。“我太珍惜他加我微信這個舉動了,小心翼翼又懇切的和他溝通,整整用了半年,通過線上聊天,談一談家庭情況、工作環境,反覆強調艾滋病防治知識。我希望他多考慮未來還很長的人生以及家人。”


  也許是張貴的堅持,也許是可怕的併發症科普,田某和妻子終於同意到衞生院進行全面體檢,答應按治療方案領藥服用。“現在打電話就不罵我了,還特別感謝我。一家人迴歸正常的生活,每一次檢查都按時過來,不管是回家還是外出打工,都能按時領藥服用了。”


  像田某這樣曾經行跡隱匿不願接受治療,甚至對着張貴破口大罵的患者並不是個例。只是面對這樣的不理解,他已經能用平常心對待了。張貴過了原來的委屈勁兒,他不以為然的説,“基層工作千頭萬緒,面臨的服務對象也千差萬變,每一位艾滋病感染者都有自己想法。作為基層艾滋病防治管理工作者,我的最終目的就是讓每一位患者規律服藥,與正常人一樣享受美好生活。只要能達到這個目的,過程並不重要”


  在張貴醫生的管理下,現在,爐山鎮的服藥人數從6人提升到18人,本鎮患者共19人,還有一名沒有服藥的患者,現在是張貴的重點目標。


  這名患者是在外地打工時體檢出艾滋病的,得知自己得了艾滋病以後,就換了電話,很少回鄉。張貴也經常以建立完善社區鄉鎮羣眾健康檔案的名義,讓這名患者的家人如果患者一回家就通知他。“把全鎮所有艾滋病患者全部納入管理,讓他們都能規律服藥,是我一直努力的目標。”張貴説。


  在張貴的印象裏,他常年走村串户,從日出走到日落,常常日行數萬步,最多的時候一天輾轉了14個村。從事了多年基層工作,他把一切變化看在眼裏,總結經驗。“原來大家都很排斥艾滋病這個話題,通過大量的宣傳,讓大家科學認識,再去和村民談治療,談國家政策,容易了不少。”張貴説,三年多了,現在的工作比起剛開始容易了許多,患者都給予了絕對的信任,不僅自己按時吃藥檢查,還會帶着配偶來配合檢查。


  曾經張貴也害怕這份工作,怕被罵,怕被拒絕,怕患者不配合,而現在他有了經驗,知道如何溝通交流,如何拉近與患者的距離。問及未來,他表示自己將繼續堅守崗位,爭取讓轄區的每一個艾滋病患者能都按國家政策吃上藥,能有質量更高的正常生活,還要做好科普,每年儘可能多的組織發放艾滋病宣傳手冊材料,不讓新的案例發生。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陳大煒

編輯/陸維剛

校檢/王豔霞

編審/盧奕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