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香港 淘寶集運倉 > 文化 > 正文

天眼人物 | 醫學博士朱建國:一個健康中國的踐行者



人物名片


朱建國,博士,博士後,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研究生、碩士研究生導師。貴州省人民醫院醫保處處長。民主促進會貴州省委常務委員、大健康委員會主任委員,政協貴州省第十一屆委員會委員,貴州省科協委員,貴州省百層次創新型人才。中華醫學會泌尿外科分會結石學組委員、工程學組委員,國際尿石症聯盟青年委員兼祕書,中國青年科技工作者協會醫藥委員會委員,貴州省泌尿外科委員會常委。先後榮獲國際尿石症聯盟第二屆傑出青年獎、貴州省優秀科技工作者、貴州省五四青年獎章、貴州省青年科技獎、貴州省青年科技人才重點培養對象、中組部西部之光訪問學者等榮譽稱號。


想採訪朱建國是在2020年初,看見一條視頻新聞時一剎那就有的想法。視頻裏我省第七批援鄂醫療隊正在為隊員過集體生日,當生日蠟燭沒被一口氣吹滅時,邊上一位40歲開外、臉上溢滿笑意的男隊員喊道:用手扇。這幽默的話語,這燦爛的笑臉,讓笑不由自主地上了我的臉。同事説這是第七醫療隊領隊朱建國。和病毒面對面,能如此這般,體現的是鎮定自如。這樣的氣度是如何練就的,我想去探究。


在武漢的日子裏阻擊病毒


2020年219日,朱建國帶領貴州省第七批援鄂醫療隊147名隊員出發,先後進駐武漢市中心醫院與武鋼二院,歷時一個月,實現了住院病人零死亡、醫務人員零感染,被病員譽為“貴州雷鋒”。


b7e4064483446237.jpg

2020年2月19日,朱建國帶領貴州省第七批援鄂醫療隊出征


醫療隊進駐武鋼二院是接替天津隊的。患者都不願意天津隊離開。這樣的不願意也包含了對貴州隊的不信任。朱建國説要贏來信任只有用過硬的技術、周到的服務。病區裏有位感染新冠的癌症患者,不願意和人交流,一段時間後他終於開口和隊員們説話了。講到這裏,一絲自信的微笑浮上了臉龐。


在武鋼二院病房與患者留影


提起這一個月,朱建國最牽掛的是隊友們。“隔一段時間不見會想念的,就找機會見見。”他説隊員們都是主動請戰去的武漢,首先要保護好他們,不能辜負了這樣的激情呀。他一遍遍強調穿脱防護服的重要。他給隊員們比喻:防護服就如潛水服,潛水服破了海水就漫進去了,病毒可比海水快。


為此,醫療隊專門設了一個指導與監督穿脱防護服的崗位。“下了班累極了,恨不能立刻躺下,這個時候脱防護服最容易出問題。有個人在邊上幫着,再説説話,人會覺得輕鬆一些,也就不容易出錯了。”我沒想到他會如此細膩,這應該是源於“不能辜負”的擔當,更是一種愛意,畢竟,沒有愛,何來辜負一説。也正是有了愛,才有了集體過生日之舉。


他特別讚賞隊友們回到各自的崗位都更為踏實地去工作。沒有人炫耀什麼、要求什麼。在當初分別時,朱建國給隊友們説了句心裏話:“救死扶傷是我們的職責,黨和人民給了我們這麼高的榮譽,我們載譽而歸,別人對我們的期望值也會更高,唯有工作再工作。”而隊友們用行動迴應了他的心裏話。談到這裏,朱建國停頓了下來,似乎沉浸在某一種情緒裏。


組織召開醫療質控會


或許是覺得有點冷場,他説給我講一件有趣的事。省指揮部給各醫療隊送來辣子雞等特色食品,每次用微波爐熱辣子雞時,香氣飄滿了整層樓。樓裏還有進駐武鋼醫院的其他省分管別的病區的醫療隊。“他們也配得有吃的,哪有我們的辣子雞那麼香呀……看在是戰友的份上,熱了就分他們一點吧,哈哈哈……”我再次看到了那燦爛的笑臉。


病區、隊友、戰友,談自己卻少。而我在新聞報道中讀到了這樣的文字:“作為領隊,既要在一線救治病人,還要協調各方,統籌指導好醫療組、護理組、院感防控組、物資保障組、新聞宣傳組、關心慰問組的各項工作,同時還要做好醫療隊成員的心理輔導,穩定軍心,確保完成援鄂的重大使命。朱建國不敢懈怠,時刻處於高負荷工作狀態。


2021年1月,朱建國獲得了貴州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稱號。


在醫學的世界裏勇攀高峯


面對不太説自己的朱建國,調動了各種提問技巧才拼湊出他過往的大致輪廓。


朱建國的父親是一名軍人,參軍18年後轉業。父親入伍時只有小學文化,自學取得了高中學歷。回家時,父親帶回了記得密密麻麻的學習筆記,這些筆記本是朱建國和弟弟小時候“把玩”的傢什。應該從那個時候開始,好學的種子便埋在了他的心裏。


東南大學臨牀醫學學士、中山大學外科學碩士、南方醫科大學外科學博士、廣州醫科大學臨牀醫學博士後研究,直至今日,朱建國一直奔跑在好學的路上。


2017年11月18日獲得第二屆國際尿石症聯盟傑出青年獎


在中山大學讀碩士研究生時,導師高新帶着學生們做動物實驗,手術快結束了,朱建國給導師遞剪子剪線,高新用還沒放下的手術鉗敲了一下他的手問:“左撇子?”“嗯”“知不知道所有的手術工具都是為右握力設計的下去練吧。


高新是知名的泌尿外科專家,在國內率先開展泌尿系統腹腔鏡手術。高新認為:開放手術是用手抓飯吃,腔鏡手術是用筷子吃飯。他教導學生:讀研、讀博學的是一種思維方式,練的是領悟創新的能力。在這樣的磨鍊中,朱建國開始主攻腔鏡手術。做了很多手術後,他發現自己在腔鏡下做手術的空間平衡能力很好,後來才知道這是左撇子的優勢。


2015年11月,朱建國受邀在第四屆國際泌尿繫結石高峯論壇上表演了微通道經皮腎鏡術。20198月,在2019年東方國際手術週上,應邀表演高難度的B超引導下經皮腎鏡手術。近10年來,多次在全國性會議上彙報結石微創治療方面取得的成績。


2019年應邀在東方國際手術週上表演高難度經皮腎鏡手術


目前,他已主持國家自然基金資助項目3項,省級科研資助10項,獲得資助金額超400萬元。在SCI期刊發表論文30篇,參編專業書籍4本。


獲得國家自然基金面上項目是科研水平的重要標誌,2018年獲得省醫建院以來第一項。選題聚焦尿結石這一貴州省多發病,朱建國提出提高輸尿管的輸送能力,可以將微小腎結石儘早排出體外,以避免結石長大後需要手術干預。該研究從分子機制、動物實驗以及苗藥的運用,系統研究提高輸尿管的輸送能力,目前該研究進展順利。


做難度大的嬰兒碎石手術


從練右手開始、到主攻尿結石的微創治療,以及泌尿腫瘤臨牀與科研研究,並取得不菲的成績,朱建國説這是歪打正着,可我覺得這是好學的種子發了芽、開了花、結了果。


在從醫的歲月裏助人為樂


如此好學的朱建國卻在2016年放棄了國家留學基金委公派前往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留學的資格。


2015年年底,朱建國被派往德江縣掛職任副縣長。調研中,一些因病返貧的事例讓他如梗在心。


單説結石病,德江是結石的高發地區。當時德江縣的醫院做不了腎結石微創治療,傳統治療創傷大,費用高。不少患者只能去重慶、遵義等地就醫。有時候一輛開往重慶的客車上就有將近一半是準備去治療腎結石的。朱建國給我算了一筆賬:到重慶治療的住院費大致是5萬,到遵義治大致是2萬,而個人需要承擔13萬;如果本地可以開展這樣的手術,費用不到1萬,個人只需承擔2000左右。“這得減輕多少人的負擔呀。”他根據縣人民醫院與縣中醫院的不同特點,制定不同的學科發展規劃,旨在提高醫療服務能力。


鍾南山院士德江縣人民醫院提詞


就在這個時候,朱建國在2015年申報的留學資格獲得了審批,走還是留下?


朱建國想起了他剛碩士畢業到省醫時遇到的一位病人。2005年8月,一名來自農村的17歲少年,因尿路多髮結石並梗阻,引起急性腎功能衰竭急診入院。那時還沒有普及新農村合作醫療,患者只有6000多元錢。他的父親坐在醫生辦公室,懇求醫生用最省錢的方式治療。還是主治醫生的朱建國心裏有一個想法:在局麻下B超引導微創經皮腎鏡手術,既符合患者病情,也相對比較省錢。當時省醫還沒常規開展這一手術,如果手術成功,一好百好。如果不成功,醫生為什麼要做一個沒有常規開展的手術呢?責任追究下來,或許朱建國的專業生涯要就此畫上句號。


看着那位父親的眼神,朱建國腦裏滿是自己父親的影像。小時候在縣城的家是村裏鄉親們來往的落腳點,儘管那時家裏並不寬裕,父親總會端出熱茶熱飯。哪家的孩子要讀書,哪家的兄弟要找個活幹,父親再有難處也不輕易拒絕鄉親們的託請。久而久之,朱建國也無法迴避別人懇求的眼神。他最終説出了心裏的想法,在得到醫院支持後,手術順利完成。


朱建國一直記得手術剛開始時,那個孩子説:“叔叔,我不痛的,你慢慢做哈。”其實手術中只採取局部麻醉,患者肯定有疼痛感。


回想這些,再聯想起那些因病致貧的人,朱建國心裏琢磨着,或許德江有病人6000塊錢都湊不足,都沒有機會到貴陽就醫嘞。


最終朱建國決定留下。就在他留下的2016年底,德江縣人民醫院成為全省第一個三級乙等縣醫院,縣中醫院通過三級醫院專家初評。


2020年5月11日在黃平縣人民醫院進行手術示教


2017年,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鍾惟德教授所在的廣州泌尿腫瘤傑青學組,與德江縣人民醫院簽訂對口幫扶合作協議,在管理、科研、教學等方面加強幫扶。而鍾惟德教授正是朱建國的博士後導師,多次到德江縣人民醫院義診,其間還帶來他的父親“共和國勳章”獲得者鍾南山院士親筆題寫的“貴州省德江縣人民醫院”和“建設醫療救治中心、造福武陵山區人民”兩幅墨寶,這對基層醫院建設是莫大的鼓舞。


目前,德江縣人民醫院泌尿外科成為銅仁市重點學科,並掛牌成立“銅仁市尿結石防治中心”。


這樣的基層醫院建設通過縣域醫療共同體、區域專科聯盟、遠程醫療協作等多種形式的醫療聯合體,優化了醫療資源結構和佈局,為建立分級診療制度打下基礎。這無疑為解決基層羣眾看病難提供了可借鑑的經驗。


“當醫生會比較辛苦,不過只要有情懷、有責任心,就可以幫助很多人。”這是朱建國對醫生這個職業的理解。


00302886227_023390fc.jpg

朱建國在貧困地區進行義診


為了幫助到更多的人,朱建國總是抽休息時間參加各種義診及科普活動。參加共青團中央、全國青聯組織的“科技之光”青年專家服務團走進西藏開展醫療服務活動,在林芝地區進行義診並援建青年專家診室;參加中華醫學會組織的醫學專家團醫療幫扶下基層活動,在銅仁、黔東南、黔南等市州進行巡迴義診;參加省醫微志願博士專家服務團,在黔西南、畢節等地區送醫送藥;組建貴州省人民醫院民進名醫博士專家服務團,先後在羅甸縣、三穗縣、德江縣、思南縣、金沙縣、盤州市等地進行義診近3000人次,為6個學科進行教學手術,其中為當地進行公益泌尿外科手術40台。


就在前段時間,朱建國又對接公益組織到盤州篩查少兒先心病患者。“篩查了9000多人,有30多名患者,都可以介入或手術治療,醫保報銷餘下的費用全由公益組織出。”説到這裏,他那燦爛的笑容再次綻放。


最後一次採訪是在冬日的一個下午,和前幾次一樣,依然被朱建國臨時需要處理的事務叫停。他面帶歉意地説:“要不,哪天我請你吃飯。”“一個在貴州紮根的湖南人愛上了貴州辣子雞,衝這一點我請了。”哈哈哈......我倆都笑了。這次不僅僅朱建國有燦爛的笑臉,我的笑臉應該也很燦爛,我由衷地想用笑臉向朱建國這樣的醫者致敬!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健康中國戰略”。當人們在家門口就能看好病時,當醫療水平越來越高費用越來越低時,當疫情對人的生命健康威脅降到最低時......這就是實實在在的健康中國。而為了實施好健康中國,無數朱建國這樣的人正在忘我地付出着。


文/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邱奕

文字編輯/趙相康

/受訪者提供

視覺/實習生 龔拉

編審/李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