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香港 淘寶集運倉 > 政能量 > 正文

中國創造人類減貧奇蹟(十三五·中國印象④)

  馬生建説,自己像重新活了一次。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恰卜恰鎮西台村地處荒漠戈壁,村民馬生建潦倒半生。這幾年,村裏發展起了光伏產業,馬生建拿到了分紅,還在產業園找到了工作。

  “每月能掙3000多元,去年娶上了媳婦。”馬生建一臉幸福。

  馬生建終於與貧困揮手告別了。很快,中國也將徹底告別絕對貧困。

  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脱貧,這是中國共產黨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

  9月22日,美國彭博新聞社發文稱,農村貧困人口如期脱貧後,中國發展將迎來又一座里程碑。

  在“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回望脱貧攻堅路,全世界見證了中國的一座又一座里程碑。

  每年減貧1000萬人以上;960多萬貧困人口完成易地扶貧搬遷;全國建檔立卡貧困户人均純收入由2015年的3416元增加到2019年的9808元,年均增幅30.2%……

  這幾天,望着進入採收期的辣椒,羅靖臉上總是露出笑容。

  從前,羅靖住在貴州省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玉龍鎮田壩村,村裏土地貧瘠,種莊稼收成很低。“一年到頭就是瞎忙活。”羅靖説。

  2017年,得益於易地扶貧搬遷政策,羅靖搬出土坯房,搬進了縣城。搬得出還要穩得住、能致富。在縣裏支持下,搬遷羣眾成立了合作社,發展蔬菜產業,經營起了蔬菜基地。今年第一茬蔬菜,羅靖就賣了9萬元。

  一張張笑臉背後是一個個忙碌的身影。

  張海是四川省就業服務管理局選派到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羅家坪鄉的脱貧攻堅專職副書記。3年間,他翻山越嶺,走爛了8雙鞋。

  雨季,山路塌方;旱季,鄉里停水;冬季,冰雪斷道……在山裏1000多個日日夜夜,張海對這些早已適應。他常年爬坡上坎、走村入户,困了,席地而坐眯一會兒,餓了,扒拉幾口乾糧。

  張海找到的突破口是就業扶貧。通過開展技能培訓,讓貧困户實現穩定就業。“增加就業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脱貧方式。2018年,全鄉249户貧困户1412人實現脱貧。”張海説。

  張海説,自己是二百九十萬分之一。近年來,全國共派出25.5萬個駐村工作隊、累計選派290多萬名縣級以上黨政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幹部到貧困村和軟弱渙散村擔任第一書記或駐村幹部。

  就業扶貧、產業扶貧、教育扶貧……一系列扶貧舉措激發出羣眾內生動力,“要我富”變成了“我要富”。

  內蒙古自治區扎賚特旗音德爾鎮小城子村村民梁立富,曾是成天喝酒度日的“懶漢”。2018年,在扶貧幹部的開導下,梁立富開始嘗試養牛,日子漸漸富裕了起來。之後,梁立富就完全變了。“現在他可勤快了,總能見他在牛舍裏打掃衞生。”説起梁立富的轉變,村民豎起了大拇指。

  據統計,“十三五”期間,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90%以上得到了產業扶貧和就業扶貧支持,2/3以上靠外出務工和發展產業脱貧,工資性收入和生產經營性收入佔比上升,轉移性收入佔比逐年下降,自主脱貧能力穩步提高。

  如今,脱貧攻堅走到了決戰決勝的關鍵階段。截至2019年底,全國還有52個貧困縣未摘帽,這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今年1月,國務院扶貧辦掛牌督戰52個未摘帽貧困縣和1113個貧困村。近日,督戰階段性成果公佈:截至7月底,52個掛牌督戰縣解決了15.6萬貧困人口的飲水安全、住房安全、義務教育和醫療衞生保障方面的問題……

  經過不懈奮戰,中國脱貧攻堅取得了決定性成就。與繼續攻堅同樣重要的是防止返貧。

  2019年,河北省魏縣魏城鎮梁河下村村民蒿書嶺被查出患有胃癌,住院治療進行了胃部切除手術。13萬多元的費用,讓這個本不富裕的家庭面臨返貧風險。

  危難之際,魏縣防返貧機制幫了大忙。前段時間,蒿書嶺收到一筆錢——15498元的“防貧保險救助金”。他沒想到在享受醫保費用報銷後,還能拿到救助金,“有了這筆錢,俺家就不會再戴上貧困户的帽子了”。

  2017年10月,魏縣與保險公司達成協議,在全國率先推出“精準防貧保險”。縣財政拿出400萬元作為防貧保險金,按每人每年50元保費標準為全縣10%左右的農村低收入人口購買保險,防止因病、因學、因災致貧返貧。

  “十三五”時期,全國返貧人數逐年下降。為防止脱貧人口返貧和邊緣人口致貧,國務院扶貧辦建立了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

  消除貧困是人類的共同使命。中國減貧方案和減貧成就得到國際社會普遍認可。

  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表示,精準扶貧方略是幫助貧困人口、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設定的宏偉目標的唯一途徑,中國的經驗可以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有益借鑑。